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网站广告内容与本站无关

糖果使徒,荒野幽灵费德提克为什么是限定

游戏资讯 susu 2024-02-24 01:30 136 次浏览 0个评论

糖果使徒,荒野幽灵费德提克为什么是限定?

幽魂费德提克不限定。 皮肤价格:2300点券;皮肤类别:普通;特效:无。 幽魂费德提克是新版费德提克皮肤中翻身的皮肤,改动非常多,不仅是原画和模型,而且还新增了特效,全部改为幽灵的代表色淡蓝色。

稻草人总共9款皮肤分别是幽魂、联合王国、荒野幽灵、南瓜头、铁钩船长、惊悚派对、糖果使者、重生之沙以及禁卫机甲。其中惊悚派对、南瓜头和糖果使徒属于限定皮肤。

糖果使徒,荒野幽灵费德提克为什么是限定

生活短句正能量?

1、不管有多苦,千万要记住:苦难是我们人生路上不可缺少的经历,只有活着,才有幸福的可能。

2、越过表象的生活,会发现,交友有深度,生活亦有深度。生活没有深度,感受是淡淡的浅浅的,日子虽过去了,但没什么印象,犹如蜻蜓点水。无所事事,浑浑噩噩,一生只能在世俗中打滚,没有自我,也没有个性。

3、人生是坎坷的,人生是崎岖的。我坚信:在人生中只有曲线前进的快乐,没有直线上升的成功。只有珍惜今天,才会有美好的明天;只有把握住今天,才会有更辉煌的明天!人生啊,朋友啊!还等什么?奋斗吧!

4、生命会前行在历史的脉络上,沿途拾起一枝一叶,留待回忆,世界的存在会清晰而具体;生命会走进时间的大门,让夕阳给出记忆的钥匙。那捆记忆的柴火那么静静地躺在地上,等生命去抽取沿途拾来的枝枝叶叶,在夕阳的指尖静静回忆。

5、挺直腰杆,把所有的思想都放在学习上,谁还会在意冷言冷语所带来的伤。擦干泪水,展望前方,谁还会对现实的挑战书感到害怕。摩拳擦掌,奋勇向上,谁会畏惧于困难的阻挡。

6、路程中,我热爱自己的那份感知,体会聆听鸟儿的欢叫声。我走出了那片森林,抱着这些回到这喧闹的城市,只想,心静,敏智——-致远,开启新的一段路程。

7、机会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它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不是打扮的花枝招展,而是普普通通的,根本就不起眼。看起来耀眼的机会不是机会,是陷阱;真正的机会最初都是朴素的,只有经过主动与勤奋,它才变得格外绚烂。

8、时间总伴随着一些故事的沉淀而突然想起,一次次将我的心冲击,我相信沉默可以弥补我一切的过去,于是都是深夜打开电脑淹没在无人的世界,或者消失在任何人的视线里,用心把笔墨洒脱在纸张里,把一些体会和感想用文字去寄托。

lol幽魂费德提克限定吗?

幽魂费德提克不限定。 皮肤价格:2300点券;皮肤类别:普通;特效:无。 幽魂费德提克是新版费德提克皮肤中翻身的皮肤,改动非常多,不仅是原画和模型,而且还新增了特效,全部改为幽灵的代表色淡蓝色。

稻草人总共9款皮肤分别是幽魂、联合王国、荒野幽灵、南瓜头、铁钩船长、惊悚派对、糖果使者、重生之沙以及禁卫机甲。其中惊悚派对、南瓜头和糖果使徒属于限定皮肤。

末日使者皮肤?

惊悚派对9900点券吧,南瓜头只能等万圣节碰运气,糖果使徒记得再过有个节日的时候卖过所有糖果节的皮肤9900点劵

在家隔离的这段时间你都看了些什么电影?

在军旅剧题材的影视作品中,《士兵突击》是我心中永恒的经典。至今已看过十五遍,每次再看都有新的感动。所以,非常时期,宅在家里再慢慢品味这部经典还是很好的。也向大家强力推荐!下面这些角色真的可以教会我们很多很多。

一、如同父兄的老班长——史今

史今,在整个电视剧中的着墨不多,和许三多后来的人生经历相比,史今更像是许三多人生的启蒙老师,一个引领者。不难想像许三多如果没有遇到史今,估计穷其一生将会在下榕树那个默默无名的小山村过着平凡无奇的生活。

史今,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直爽、真诚、倔强、重承诺、讲义气……因受了许三多父亲的一碗酒,将许三多从下榕树带到了钢七连。面对许三多一次又一次“不争气”的表现,他明知道许三多的加入会使自己的军旅生活时刻充满了危机,可他仍然咬牙坚持着。为了能将许三多留在钢七连,他第一次和视他如兄弟的连长发生了争执“我就是想要这个兵,我不能不要这个兵,我保证把他带好!我欠他一个承诺,是在心里说的!”当许三多腹部绕杠333次创造了钢七连新的奇迹,也是他为了让连长肯定许三多,追着连长一次次问“我的兵帅不,露脸吗?”他所做的这一切,却只是为了当初那一句对许三多父亲的承诺“要啦!要了他,他就是我的兵。许三多,这不见得是件好事儿,要了你,我陪你玩命,你就得跟着玩命!一年时间,我把你儿子练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这份承诺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质朴的语言,却是份量十足,厚重而掷地有声!

当许三多在史今的鼓励和帮助下终于用自己的腿站起来了,为钢七连获得了诸多的荣誉,渐渐成为了钢七连的尖子时,他却迎来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史今将要复员了,离开这生活了整整九年的军营。可是当连长问他最后的要求时,他提出的要求居然是“总是说我们在保卫首都,可我……从没去过天安门。”也许这是他一辈子提出过的最“过份”的要求,也许这是他九年军人生涯中最“出格”的举动,也许这是他第一次哭…… “三多,别再把想头放在别人身上。你这样的人,自己心里就开着花呢。班长走了,帮你割了心里头最后一把草。该长大了,许三多。”当他要离去时,面对许三多,他选择的不是抱怨,而是对许三多最后的提携,最后的期望。他完成了对许三多一家的承诺,用自己的前程,用自己悲剧性的人生……

一想起史今,总会联想到那与天地相接的大草原,想到那份苍凉与壮阔,想到那份博大和宽广,更有挥之不去的温暖和感动……为他感动着,为他温暖着,只因史今——一个温柔敦厚有着草原般广阔胸怀的男人。”

二、宁折不弯的穿甲弹——伍六一

伍六一,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恨”许三多的人。这种恨是恨铁不成钢,是恨许三多不懂得什么是朋友,是恨许三多不懂得当兵的意义。

伍六一,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许三多的人,这种爱沿续着钢七连“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像烙印一样已经溶入了骨髓。这种爱支撑着伍六一在最后的关头牺牲自己来成全许三多的成功。

很难用单一的词汇来形容伍六一的性格。他倔强、刚强、好强、果敢、爱憎分明、有担当……他讨厌混日子的士兵,讨厌这样的士兵和他称老乡套近乎,对待训练科目,他绝不含乎,立争第一。在竞技场上腰病复发,他挺着腰伤强上,轻伤不下火线。他说“钢七连的人一咬牙什么事都干得成!”对待上级,他不卑不亢。对待战友和朋友,他又是柔情的、细心的、纯粹的、毫无顾忌的。看到班长去枕冰冷的石凳,就把军帽扔过去;看到班长整夜看守许三多,就替他披上军衣;看到班长半发泄半恶作剧般的从后面猫过来,就把后背挺的直直的任由他踹;看到班长为许三多顶罪,就站出来自己帮着扛;看到班长的手被砸伤了,就气得额头上青筋都暴起来;看到班长被人拖累,就焦急的似乎要把心都掏出来,压低着嗓子凑上去,“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嘛……”

在班长走时,他又是冷酷的。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但他在班长复员时撕心裂肺怒吼出的那一声“好!!!”,却让人一下子眼泪涌了出来。终于体会到他扯着发黑的手套低哑着嗓子说的那句无奈的话“当兵的最怕一件事,人来了,人又走了……”那一刻突然懂他了,他冷酷是因为他懂得朋友的真正含义。

在接受老A的选拔的测试时,他无比倔强地坚持。他说“当兵很辛苦,如果一个兵想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再多一点,请尊重他的选择。”选拔测试中他坚决果断。他义无反顾的当起了老七连的带头人,在别人睡觉的时候,他为他们抓田鼠准备口粮;在别人犹豫不觉的时候,他站出来一锤定音;在许三多大叫着要回去找人的时候,他抓着他的衣服上气不接下气的稳定着对方的情绪;在许三多趟水过河几乎被冻的失去知觉的时候,他揪着他的衣领,用冻的同样没有半点血色的嘴唇反复说着鼓励和激励的话;在许三多的眼睛被炸伤看不见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的呼喊着拽着对方艰难的穿越火线……直到最后,依他的性格,没有一条腿爬也会爬到终点,可是看着许三多拖着他用比爬还慢的速度向终点蹭过去的时候,他妥协了。当看到他从身上放出信号弹,用一条腿向前蹦着,笑着说“跑不动了,弃权了”的时候,就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敲了头一样,震撼、炫晕、痛苦,心如刀绞,泪流满面……他用自己的妥协捍卫了他最后的尊严,也用他的牺牲换来了许三多的成功。他为许三多尽了最后一分力量。虽然妥协了,退出了,但他浑身上下依旧洋溢着那份深入骨髓的执着——不抛弃,不放弃。

他将自己是钢七连第四千九百个兵当成一种骄傲,无论他在哪里,钢七连的精神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变成他人生永远的座标——伍六一。

三、钢七连的灵魂——高城

许三多一生最重要的转折是从钢七连开始的,七连带给他的挫折与荣誉感,可以说是许三多一辈子的财富……

“任何一支部队都有自己的传统。传统是什么?传统是一种性格,是一种气质。这种传统和性格是由这支部队组建时首任军事首长的性格和气质决定的。他给这支部队注入了灵魂,从此不管岁月流失,人员更迭这支部队灵魂永在。同志们,这是什么?这就是我们的军魂。”钢七连,如果说之前的战士给了七连生命,我想,高诚则赋予了七连的是魂,军魂!他刚强,所以七连从不服输;他坚毅,所以伍六一说,老七连的人一咬牙什么事干不成;他昂首挺立,所以七连撑起了一片天;他心高气傲,所以七连永远所向披靡突击向前。

他刚,宁折不弯。坚持自己的原则,决不让步。团长怎样,就算是师长、军长又怎样,它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底线。他硬,他不会柔声细语,更不会用泪眼去表达内心。他微皱的眉头常常写着严厉。打落牙齿和血吞,永远憋着一股劲,这就是他。习惯了披上装甲,一个人咽下苦水。只是在他偶尔的动容中,在他的只言片语后,才能看到刚硬后的柔软。他柔情,因为许三多进钢七连,他和史今几次争执。他让步了。面对团长,他坚持,可面对史今,他让步了。他可以对命令说不,但他不忍对兄弟说不。史今在他眼中,不仅是一个班长,更是一个多年来风雨同程一路走过的兄弟。“我就怕对他不住,所以不管用尽什么样的小花招,我也要把我们的史今史班长给留住了”。很难相信一个看起来外表刚毅正直的军官会这样说,会说自己用“花招”。因为他想留住的是患难朋友,是袍泽兄弟。

他会带兵,懂得什么时候张什么时候驰。训练场上,他会严格,会呵斥,可走下场地,他也会逗也会闹,面对迎面泼来的一盆凉水,只是擦擦脸,苦笑着说“情绪不错,继续保持”。

防红外演习失败,他生气,也会吼也会叫,但他能控制住自己。一直觉得,他开始就知道是许三多。他问,不是想惩罚什么,而是希望他能站出来,学会担当,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许三多既然进了七连,他就不会抛弃自己的兵,也许方式不同,但他一直以一种他特有的方式锻炼着许三多,激发着他那少得可怜的血性。只是在听了许三多的那声“鸡蛋……”后,他才彻底愤怒了,原来说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许三多竟然完全不懂。

许三多腹部绕杠破了纪录,史今使劲追着问帅不帅,他回避,打岔,看似漠不关心,实则那只是他的个性,他掩饰着,可忘了自己最先说出的一句话是“人怎么样”。面对这一墙的锦旗奖状,他甚至不正视一眼。不是看不起,而是一种孩子气的倔强。只是倔强后还是貌似不经意地说出了那张影碟。

聚餐,他痛饮,那句“失败是胜利的亲娘”尤为经典,豪迈,爽朗,荡气回肠。穿过人群,他走向略显落寞的史今,“为什么不是你抓了那俘虏?”不是气愤,是伤心,是遗憾。“今儿,可你今后你怎么办”终于说出了心里话,说出了他最担心的事。那声“今儿”喊得那么亲切那么自然,只是颤抖的声音中多了几许遗憾,几许无奈,几许悲凉。

那个雨天,他站在窗前,心情像天气一样阴晦。看着雨中史今孤单的背影,“怎么笑,你给我笑一个,笑啊!”“我考虑问题,难!”。不是不会考虑,只是伤心,伤心到不能理性地思考。他是年轻有为,但这并不意味着冷酷无情,他也是铁骨柔情,并不排斥人性。

“天安门、王府井、西单、烤鸭……”看着史今不好意思的表情,分明感觉他的鼻子在发酸。当兵九年,辛辛苦苦,到走时竟只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保卫首都,他甚至都没看过首都,就这样默默坚守了九年。近在咫尺却从未谋面。什么是牺牲,什么是奉献,难道只有流血和死亡才能让人落泪?也许这份默默无声更催人泪下。他把糖硬塞到史今嘴里,转过史今,别过头,只看到他泛红的眼眶。

红色的旗帜,红色的墙,灯火辉煌的夜景,绿色的军装,黯淡的灯光,雄壮的音乐……没人说话,就是看着窗外,沉默……即使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结局既已注定,说了无非徒增伤心。

史今一向内敛,只有这次哭得如此痛快。他没有哭,他不能哭,总要有一个人能挺住,挺住支撑着彼此。他想让史今笑着走,不流泪。

不是只有捶胸顿足、泪如雨下才能表达一个人的伤心,不是寻死觅活的胡闹才能表达一个人的感情。许三多哭着叫着,伍六一不屑,转身看着窗外,高诚满脸不耐烦频频看表,既然不能挽回什么,何不笑着告别,哪怕是勉强的笑,又何苦再撒上最后的一把盐,让他的心再痛一次。“情”这个字,有时不是释放自己,而是学会考虑对方。“兄弟”,也许许三多还不懂。

七连整编,他心痛,就那么被肢解,看着心被分成一片一片,带着自己的牵挂和不舍远去,痛彻心扉。可他咬牙挺着,不抱怨,不放弃。大雨中射击,为连史的错误打架,他知道已经到了最后,可他不倒,即使是最后,七连依旧是钢,顶天立地的钢七连。七连,是他的心血,他,却是七连的魂。 “昂头,就算迎面射来的是子弹,你也这么给我挺着,明白吗?!”一拳砸去,马小帅没动,甚至眼睛都没眨。连旗飘过,血染的红色。钢七连最后一名士兵的入连仪式,马小帅用他的优秀给了高诚最大的安慰。

“七连,七连……七连啊,伍六一”是要哭了吗,何必强撑着呢?面对过来的两个连长,他强忍着,敷衍着,躲避着,目光却一直看着自己的战士,追随着远去的车辆,心,就这么彻底的撕碎了。人去营空,他对着空旷的院子无奈的挥手。 伤心,愤怒,压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颓废。扛了那么多天了,人前的坚持,人后的落寞,他发泄,与其说是对许三多,不如说是对他自己。音乐,哭声,地上一片狼藉——克制了许久后的一次放纵。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可就是那断断续续透出的哭声才会揪得人心疼。那个钢硬的男人,终于放下了一次。

任性,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不知是否恰当,可有时看他真的像个被宠坏的孩子。明明想给许三多包扎,没想走过去又张不开口,一番情意没被领,愤愤而回,心里担心,还在嘴硬“你最好得破伤风死掉。”一个人抱着被子巴巴的跑去找人聊天,人都去了,却不好意思说明意图。偏偏找的人又如此木讷,可怜昔日人前高谈阔论侃侃而谈的高连长不得不费尽口舌挖空心思找尽话题。尤其是他自暴家史前那种欲说还休,反复强调自己不靠父亲的表情,任性而又可爱。 走路中想甩掉许三多,吃饭前在那梗着脖子唱歌,一切的一切,像一个受了委屈的任性孩子。

“好好请人上车,说你呢,动什么手!”话音中带着愤怒,为这场比赛的不公愤怒。为马小帅作弊,因为“老七连的兵活的不易”,是真心话,对七连他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七连没了,这感情分在了每个老七连人的身上。“别以为我来七连没几天,就长不出七连的骨头!”马小帅,钢七连的最后一名士兵再一次感动了他,以一种七连特有的方式。

“爱之深,责之切”,所以伍六一坚持要走时,他才会动了手。不是因为那句“钢七连的第四千九百个兵,就这鸟样”,而是因为他的倔强。唯一一次,他在人前落泪,不再顾及,只是流泪。“你怎么那么傻呢”,他的嘴在动,却无声。他了解伍六一,也许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因为伍六一身上烙下了七连的印章,因为“那份做兵的尊严”。那一刻,他后悔了吗?后悔自己带出的兵怎么就那么要强?不抛弃,不放弃。他要了许三多,就没有放弃过他,即使他后来离开了七连。

回过头,脸上一道伤疤,就像忽然回到了炮火纷飞的年代。依旧是满不在乎的口气,却平和了一些,成熟了几分,却一样的嘴硬。“明明一个强人,却天生一副熊样”,老七特有的语言风格,第一次,他还算是正面的肯定了许三多,在史今走了很久以后,在七连散了很久以后。

他很少表露自己的感情,可他活得真实;他不渲染什么信条真理,可他活得坦荡;他是将门之后,可他选择了荆棘。有时会发脾气,还会结巴几句,再苦再难一个人咬牙生扛,就算会发泄但绝不崩溃。他就那么真实的活着,有血有肉,在一片橄榄绿中活出了真性情。

高诚,可能不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告诉了我什么是生活,什么是坚强,什么是感动……

四、恶的善良人——袁朗

袁朗像一位严父,用他的爱紧逼许三多,引领许三多找到坚强,找到心里的那棵树。他告诉许三多,那棵心里的树就是许三多自己,许三多是一棵能支撑起很多的树。如果说史今让许三多从男孩变成男人,那么袁朗则是让许三多从男人变成英雄。

想到袁朗的性格,第一个词就是狡黠。他给我的感觉一直在变,难以捉摸,他可以是冷漠的,刻薄的,残酷的;也可以是可爱的,随和的,睿智的。

袁朗是许三多的贵人,从他的出场开始。袁朗的出场就给人很震憾的感觉,一枪将成才所有的自信打得一丝不胜,自己也被愤怒出离的许三多抓了俘虏。而袁朗是唯一一个第一眼看到许三多,就给予他正确评价的人,他的出场对于整个电视剧来说是一个最大的伏笔,是许三多军营生涯崭新一页的楔子。

他对自己有明确的目标,知道自己要什么,他认准了许三多是老A需要的人,他是许三多的伯乐。他要这个傻傻的、愣愣的、怪怪的许三多做他的兵。他开着吉普,叼着烟,象个土匪,嚣张的说,我的车上只有三个位置,我只带走最先到的前三位。他没有给许三多任何优待,对待他看好的士兵,他给予的是更为残酷的考验。

可是他不是真的冷酷无情。当他站在终点,看着三个老乡相互扶持艰难前进,看着成才抛弃了兄弟独自跑到终点,看着断了腿的伍六一为了不连累许三多而甘愿放弃拉开自救弹,看着许三多那样不忍的跑过来——他动容了。虽然带着黑黑的墨镜,但是从微微抽搐的嘴角上能感觉到他当时受到的震憾,他的感动。

他赶走拓永刚,那个铁路亲自挖来的空降兵,他何尝不知道他是个好兵?可他更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样的兵。站在窗前,目送拓永刚离开的袁朗,我觉得他是无情的。他那样折腾他的“南瓜们”,除了残酷的训练,还有刻薄的语言……可是当一切过去,当他真正接纳这些尖子中的尖子成为自已的同袍时,他是感性的,“以后就要长相守了,长相守是个考验,随时随地,一生。”

面对吴哲的质问,他是宽容的,抛出他的钥匙,给吴哲一个检查自己内务的机会。给新老A们训话,他是可爱的,满嘴油腔滑调。许和三多在山上,“山里的黄昏,容易让人想起旧事”,他是伤感的。接到许三多的电话,“多少钱?”“20万,没问题!”,他是从容的。许三多为了成才,反反复复的进出他的办公室,他又是无奈的。最喜欢他和高诚的那一段对话,还是他惯有的那种洒脱不羁的表情,“我酒量一斤,跟你喝,两斤吧”。“我酒量二两,跟你喝,舍命。”简单的对话,搭起了两个男人间生死之交的惺惺相惜。

如果说史今的担当是忍辱负重的隐忍,伍六一的担当是宁折不弯的坚持,高城的担当是无所畏惧的霸气,那袁朗的担当是举重若轻的洒脱。有了这份洒脱,他的人生将注定精彩。外表冷酷,内心柔软,侠肝义胆,铁骨柔情——他永远是那个最神秘的角色——恶的善良人。

五、最终总会发光的金子——许三多

许三多不是一个合格的英雄,他不符合英雄所具备的条件。他不高大、不威武、不英俊,他胆小、木讷、怯懦。但是在这个高唱英雄旋律的时代,他无疑是一匹黑马,因为他的成功注定是要大费周折,注定是要赚足热泪。

一个连自己的爹都看不起的农村娃子,一个从小就生活在“龟儿子”的骂声里的孩子,一个被村子里的孩子欺负的对象,他的成长注定是残缺的。他自卑,他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才能找到自己的乐园;他怯懦,所以他只能用加速的奔跑来逃避村里其他孩子的欺负;他木讷,因为从小只有大哥陪他说话,二哥帮他打架,他没有朋友。

史今出现了,这个足以改变他今后命运的男人,将他带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完全需要他自己努力才会被承认的世界,一个就算他跑再快也仍然逃不开的世界——军营。在这里,他性格缺陷所带来的负面效应通通突显出来。在众人的白眼中,他茫然,可是他咬牙坚持着。当所有的人认为他在混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让许三多成长的第一步是新兵连结束时他被分到红三连的草原五班。他没有抱怨,他总说他笨,可是他靠着自己的执着修好了一条从来没人想过能修成的路。他性格中的闪光点终于开始突显出来——他坚定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决心。就像后来高城所说的,“信念这玩意儿,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他珍惜战友之情,在他接到要被带回团部的命令后,他逃了,他不想离开“家”,离开那个不会被任何人记住的草原五班。

他被调回钢七连,面对的依然是以前的困境,他也曾动摇,还想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可是史今让他找到了奋斗的目标。为了让史今留下,他拼了!腹部绕杠333次,他的天真与单纯让他创下了钢七连新的奇迹,也赢得了周围战友的尊重。一系列的荣誉在以后接踵而至,可是对于许三多来说这些荣誉仅仅是代表着史今能留下的酬码。史今还是走了,他哭着喊着,他以为他哭了喊了,史今就能留下,一切就能改变。可是他错了,他还没有成熟,他还不了解“兄弟”。

七连改编的过程中,连长高城终于认可了许三多的能力与水平。“天生一个强人,却长一副熊样”,“不以物喜,不以喜悲,无业即业,无图即图。最重要的是先做好手上的事情,我这两天刚接触一个人,错误之皇,每做对一件小事就被他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有一天我一看,好,他抱着的已经是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

独自看守军营对他来说是一个人生的又一次挑战,孤独、寂寞,没人关注,可是他没有选择,他知道从第一天踏入这个军营开始,他已经没有权利选择挺不下去。那段岁月渐渐将他磨砺成一个心态平和的人,不在为别人的眼光而活,不再浮躁、不再焦虑,真正活出了自己。再离开时,他已经是个处变不惊的老兵。

老A每天的训练与时刻面临的危机,让他更加沉稳,更有担当,他学会了冷静处理身边的事。

在二十三岁生日那天,在任务中他杀了一个毒贩,从此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我二十三岁,二十三岁时我失去了天真,一个杀死了同类的人再也不会天真,明白了死亡就没有天真”。这段经历使他一度想放弃军旅生涯,想逃避因为死亡带来的愧疚感。他开始面对此生最艰难的一场的战斗——打赢自己。他赢了,他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他终于对得起曾经的、现在的战友,对得起为了他的成功付出和牺牲的人,他最终挺了过来,真正的用自己的脚站立起来。他不再逊色于任何人,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家里遭遇爆炸,看着像废墟一样的惨状,他和许二和的反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往不可一世的许二和垮了,开始变得颓废,用酒精麻痹自己,逃避家里欠债、父亲做牢的事实。而此时的许三多,已经能够面对这一切,他开始收拾,甚至在这片颓废里为许二和临时搭了一张床,给这个原本已无生气的家里又增加了一抹希望。向队里借钱,用着毕生的信念信守着还钱的承诺,至此,许三多已经彻底脱胎换骨,完成了他英雄历程最后的升华。

我们再也不会看到以前那个轻易高举双手投降的许三多、那个轻易流泪的许三多、那个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许三多。因为他的单纯,因为他的天真,因为他的执着,因为他的信念,使经历了这一切的许三多,终于涅磐重生,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凤凰,一飞冲天,直抵苍穹!

沉默是金,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而这块金子终会发光,光芒万丈。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兵。他就是那个从不停歇、大步向前的兵——许三多。